玱骰

Q:还有人在搞tsn嘛?

有!当然有!想入坑的给你安利望川之北太太!她写的文都超级棒!

Q:本命的翻车现场?

张若昀唱歌对嘴型那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Q:如果能到地府工作,你想干什么?

摆渡人?就是想找人聊天,引渡灵魂的时候听故事

【约奥】今天的约翰也没有去世呢(1)

文章标题我瞎起的,跟正文关系不大


我又来开坑了,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爱与死亡那一篇我再咕几天)


我流约奥,ooc警告,这个文章讲的内容跟游戏不大一样,可以当AU食用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

从早上起床开始约翰对接下来的一切都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


打开窗户被微风拂起的窗帘,从窗外飘飘悠悠地滑进来的一片枫叶,早餐熟悉而陌生的咖啡和薄煎饼的香气。以及——


眼前的这个白发黑皮的恶魔。


约翰镇静地望着眼前出现之后就直接坐在他对面的恶魔,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虽然他并不知道对面是个恶魔的判断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淡定仿佛知道这个恶魔并不会伤害他一样,但他就是知道。恶魔饶有兴趣地望着他,开口询问道:“怎么,你不怕我。”


约翰放下咖啡杯,有气无力地回答道:“我猜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人类,我可是个恶魔’这句话。”恶魔这下彻底感兴趣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个恶魔的,好吧我知道这个可能很明显,但是你是怎么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的?”约翰耸了耸肩,显然作为一个正常人他面对恶魔的反应实在太过淡定了,“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经历过这些事。”


然后约翰便看到对面的恶魔陷入了沉思。就在约翰实在不耐烦的想要开口询问时,恶魔终于开口了:“好吧,我知道了。”“你明白了什么?”约翰有些奇怪。谁知对面的恶魔却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这个恶魔只是微笑地对他说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你还有这一个月的时间。”


然后恶魔起身仿佛是要走了,在动身之前,他仿佛想起了什么拍了拍脑袋,“对了我还没告诉你呢,我的名字……”“叫奥卡索是吧。”约翰抢答道,恶魔,呃,现在应该叫他奥卡索了,奥卡索古怪地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突然,约翰桌上的刀叉动了起来悬浮到了空中,齐齐地朝着约翰的方向,“警告你一句,约翰,不要随意相信恶魔的话,即使你很信任他。”奥卡索丢下这一句,然后就消失了。


悬浮在约翰面前的刀叉突然向前刺去。


叮——


刀叉刺在了墙上。


约翰却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愣愣地望着奥卡索离去的方向,“奥卡索……”约翰喃喃地咀嚼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脑海的名字,他心里涌出一片悲凉,这股悲凉并不属于他,他并没有关于这个恶魔与这个名字的记忆,但这个名字仿佛刻在他灵魂里一般,令他痛不欲生,令他眦目欲裂,令约翰仿佛下意识地问出了声:


“为什么?”

【约奥】下不为例

换个脑子来个小甜饼,因为没有大纲而卡文的我留下卑微的眼泪。

ooc预警,我流约奥注意

能接受请继续

——


“没想到你居然会主动召唤我。”在十字路口被召唤出来的奥卡索双手环胸看着约翰。他们两个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自从约翰从灵魂的转世脱离出来后,他们两个到现在为止就再也没有见过。


“呃......你听我说,我......那个......”谁知约翰却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了半天,奥卡索还是没有明白他要表达什么。“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奥卡索不耐烦地打断他说的话。


约翰深吸一口气,“那个......你不是想要我的灵魂吗?”“废话。”要不是现在奥卡索不能翻白眼否则他肯定要翻一个。


“但是,你想要得到我的灵魂的前提条件是我要过得幸福对吧?”奥卡索点点头,“所以呢?”


“如果我说我幸福的条件是要与你交往呢?”约翰小心翼翼地开口。奥卡索挑了挑眉毛,“你知道我是个恶魔对吧?”“呃......我当然知道,但那也没关系啊。”


奥卡索看着约翰小心翼翼却又满怀期待的眼神,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有意思,真的是,”奥卡索眯了眯眼睛,“太有意思了......”


约翰观察着他的反应,没有想到会得出这样的结果。“嗯……其实你不答应也没......”“好,我答应你。”奥卡索打断约翰说道。约翰愣了一下,随后狂喜道:“真的吗?你答应我了?!她果然没骗……”话还没说完,约翰意识到了什么住了嘴。他悄悄地看了一眼奥卡索的脸色,见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好了,没有事我可以先走了吗?我亲爱的约翰先生?”奥卡索不耐烦地说道。


“啊?哦,当然可以。”约翰红了脸,为奥卡索的最后一个称呼。奥卡索看着他红了的脸,突然起了逗弄他的冲动。心动不如行动,下定决心的奥卡索俯下身,轻轻地在约翰的嘴上落下一吻,然后迅速起身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约翰的反应。


反应过来的约翰脸瞬间爆红了起来,“那个……我……不是……”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得大脑宕机的约翰话都说不连贯了,奥卡索看着他的滑稽样,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先走了。”奥卡索笑够了,止住笑对约翰说道。但约翰正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并没有理他。奥卡索耸了耸肩并不在意,刚想瞬移走,约翰猛然抬头抓住了他的衣领。


奥卡索皱了皱眉,他绝不承认他被约翰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你干嘛?松……”奥卡索话还没说完,约翰便突然吻了上来。


奥卡索有些懵,于是约翰便趁着奥卡索还懵着的时候,撬开他的牙关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奥卡索终于反应了过来,他迅速把约翰推开,黑色的皮肤上浮现出一层并不明显的红晕。他恶狠狠地瞪了约翰一眼,不等约翰作何反应,便瞬移离开了。


被推开的约翰仿佛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他的脸又红了,“好吧,我的错。”约翰喃喃道。“不过吗……”他回忆着奥卡索嘴唇的触感,双手捂着脸痴痴地笑了,“谢谢款待。”


而回到家里的奥卡索则遇到了刚回到家的阿尔芭。阿尔芭仿佛没有看到她爸爸脸上的红晕似的,微笑着和他打了招呼。


奥卡索咳嗽了一声平复了一下心情。突然,他想起了什么。


奥卡索转过身,他瞪了一眼他看似无辜的女儿,开口问道:“是你教他用灵魂威胁我的?”


阿尔芭眨了一下眼睛,淡定地点了点头。


奥卡索噎了一下,他倒是没有想到阿尔芭就这么承认了。最终,他也没有怎么样阿尔芭,只是哼了一声,郁闷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关门之前,阿尔芭听到了他爸爸的声音。


“下不为例。”


什么嘛,你要是不喜欢他他再怎么威胁你也没有用啊。小女生模样的阿尔芭成熟地叹了口气。


有个不坦诚的老爸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爱或死亡(2)

我发现这个系列我一时半会还写不完(瘫)没有大纲的坏处。于是就干脆不写上中下了

ooc预警,我流约翰x我流暴躁奥卡索

可以接受的话继续

——

奥卡索冷笑一声,一使劲把手抽了回来。“杀了你?你以为我不想的吗?要不是因为我们两个之间该死的契约,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然后他用力把刀扔向了地面,开口道:“别以为我不杀你是因为我对你心有好感,我劝你别抱有这个念头,恶魔不会爱上人类,他们只会觊觎人类的灵魂。”


约翰并不说话,他默默地拾起地上的刀,把它放在了奥卡索床边的小柜子上,然后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约翰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我会等着你做出选择的。”


他会等着的,等着奥卡索选择给予他爱情,或是给予他死亡。


奥卡索等完全听不到约翰的动静的时候,把自己摔回床上。该死的他当然知道约翰的潜台词是什么,他哪个都不想选。可问题是他如果什么也不选的话就会一直被困在这里,一直到约翰死去。


奥卡索觉得他生前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怎么老是给他碰到死亡二选一的问题。上一个还好,他至少能够做出选择,但这一次是真正的死亡二选一啊,他选哪个都没有好处。


奥卡索越想越气,决定干脆不再想了,闷头睡觉才是正事。


虽然恶魔并不需要睡眠,奥卡索原来也不怎么睡觉,但是奥卡索现在却极其喜欢睡眠的感觉,因为他认为睡梦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好方法。


但是因为还不到夜晚,窗外的光透进来撒在迟迟不得入眠的恶魔身上,使得恶魔愈加烦躁了起来。他睁开眼,侧过身恶狠狠地盯着床头柜上的刀,仿佛是在透过它盯着它原来的主人一般。


“去他的。”最终怎样也睡不着的恶魔妥协了,他起身把刀拿在手上,来到约翰的房间,开口道:“我要跟你谈一下。”


“谈什么?”正在看书的约翰把书放下,像是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般温和地对他笑了笑。“不知道。”奥卡索理直气壮地回答。约翰愣了愣,随即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样,你不是有很多疑问吗?反正我今天闲着没事干,我给你答疑解惑怎么样?”奥卡索挑了挑眉毛,没想到自己一时兴起的行动还有一番意外收获。见他一脸真诚地望着自己,奥卡索嘴角上扬说道:“你确定你会回答我所有的问题吗?”“没错。”约翰点点头,回答道。“你知道的,我能辨别出来你是否是在说谎,所以你最好别骗我。”奥卡索转着手里的刀,突然啪的一下把它拍在桌子上,眼里是满满的威胁。


——

这里众筹一下问题,你们想问啥都在评论里说一下吧,当然如果没人的话我就自己瞎写了(。)

爱或死亡(1)

约奥预警,囚禁梗警告

ooc预警

我流约翰x我流暴躁奥卡索,能接受的请继续

——

我被困在这里在这里多长时间了?奥卡索躺在一个约翰专门为他定制的超大床上,看着从窗户透进来的光,百般无聊地想着这个问题。算算时间,大概有一年了吧。


自从他拒绝约翰的交往请求后约翰就用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法阵把他囚禁在了他房子里,而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能离开过约翰的房子。


“放心,虽然你出不去,但是也不会有别的恶魔进来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你的业绩问题会被你上司指责。”约翰当时是这么说的,奥卡索清晰地记得他在说完俏皮话之后甚至愉快地吹了下口哨。不,这一点也不好笑。被困住的奥卡索当时气愤地在心里反驳着。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逃出去,但是因为法阵的缘故,他的能力全方面的被抑制,最多也只能做到从房间内瞬移到房间外。


他也不是没有动过杀了约翰的想法,但他立刻就把这个想法打消了。开玩笑他要是把约翰给杀了那他就别想出去了,再加上他们还定了契约,奥卡索必须要保证约翰这辈子过得幸福才行。显然被一个恶魔杀死并不在让约翰幸福的方法之列。


该死的约翰到底从哪里学来这些猎魔人的手段的,奥卡索烦躁地揉了揉自己头发。能力被抑制,自由被限制,这一切都令恶魔分外暴躁。


“嘿奥卡索,今天过得怎么样?”在他格外暴躁的时候他听到了他妈的,该死的,罪魁祸首的声音。


奥卡索缩进被窝里,伸出一只胳膊对处在门口约翰竖了一个中指。但是约翰对此并不在意,“好吧,看来并不怎么样。”“明知故问。”奥卡索回呛他了一句。


然后,便是良久的沉默。


约翰叹了气,“你想出去吗?”“你不应该问我想不想,你应该问你自己能不能。”奥卡索嘲讽道。


“我当然能放你出去,只要......”“只要我答应与你交往?想都不要想。”奥卡索没有听约翰说完就打断了他。“为什么?这明明是个对双方都好的选择。”约翰有些急切地问道,“你答应之后就可以重获自由,而我也会因为幸福感而念下你所交给我的咒语,你就可以获得我的灵魂,为什么不答应我?”“我发誓对我的妻子矢志不渝。”奥卡索坐了起来,盯着他说道。“可她已经死了!”约翰气愤地说道。“我也已经死了!”奥卡索几乎是吼出来的。


又是一阵沉默。“其实你要是想出去的话还有一个办法。”约翰开口打破这阵沉默。奥卡索静静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并不打算接话。好在约翰也并不在意,“困住你的法阵是用我的鲜血画成的,我们的关系相当于一方俱荣,一方俱损,虽然我这么形容可能不准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约翰顿了顿,接着说,“只要我死,法阵就会失效。”


奥卡索停止了玩自己手指的动作,他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约翰,只见约翰温柔地对他笑了笑并递给他了一把刀,然后握着他拿刀的手指着自己的心脏开口说道:


“杀了我吧。”

TBC

不要问我约翰是怎么困住奥卡索的,问就是奥卡索被我强行降智了(b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