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李白的名字

帮人代发,这是关于他对李白名字由来的脑洞。
——
     『听闻太子有了一个小皇子?』明世隐笑眯眯地看着李客,李客只是笑了一下『哪是什么太子,现在啊,我也只是个平凡人,那孩子又怎么可能是皇子呢?』 『哈哈哈虽然名声没了,但毕竟也留着神圣的血液啊』明世隐呡了一口茶,苦涩的味道里含着一点香气。
      『说真的,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比当上皇帝要好的多,那孩子不必接受那些痛苦的回忆,没有干涩的童年』明世隐放下茶杯,似是在思考什么『那孩子取名了没有?』良久,才说出一句话。 听闻,李客放下茶杯,眼里尽是笑意『不如,阁下帮我取一个?』
        明世隐等的就是这句话『为小皇子取名?当然可以!』『月儿!』李客虽然叫的大声,但尽是温柔。『怎么了?』月娃抱着个小娃娃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侍女『这就是小皇子?』明世隐藏不住欣喜,走上一步去扒开盖住熟睡小娃娃一半练的蚕丝被。
       小娃娃还很幼嫩,皮肤真如雪一样白,棕色的碎发粘在额头上,眼睫毛一颤一颤的。要不是提前听说和预言,明世隐可能真的以为这是个小格格。
      『阁下愿不愿意抱抱?』李客和明世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让明世隐栽赃给自己也是李客的计划。李客是皇帝最爱的儿子,从小聪慧,长大后更是文韬武略,淡漠名利,治国有方。在李客成年后皇帝就想把皇位传给李客。
        但李客不想,自由自在的生活才是他的向往,本是从天由命,但遇到月娃后便更不想再当这皇帝。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李客自然是一眼看透了明世隐的心思,主动请求便是李客和明世隐之间更多的话语。
        明世隐接过小娃娃,眼睛里的喜悦更加明显。『隐大哥给这小娃娃取个名字吧!』月娃开心得很,她本不是文学之人,取名更是难,自然是憋不出什么。明世隐的瞳目闪了闪『李客改名为“客”是因为自己想对任何人都是以客之道,那这小娃娃我便想让他一生都清清白白,快快活活,就以“白”为名。至于这字,那太白金星一直是皮的很,一直不肯归位,那这孩子就字太白如何?』
       『太白?白儿!好名字!好名字!』月娃接过李白,抱着他转了几个圈。李客把手搭在明世隐肩上,『隐,这号,你又有何想?』明世隐转过身对着他『其实客早有所想吧!』『哈哈!这天下就是隐懂我』李客放下手『出淤泥而不,濯清涟而不妖,白儿就号青莲吧』

【all李白】二十六字母(前五)

后二十一个更不更看情况吧,毕竟快开学了。有很大的几率后面没有了,所以不要抱太大期望。

最后说一句,艹白使我快乐。
——
Accustomed(惯常的,习惯的)
狄仁杰每次做饭都习惯性的做两份,即使他心里明白做给李白的那一份再也没有人吃了。

Bend(使弯曲)
在遇到李白之前,赵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钢筋直男。

Charming(有魅力的)
自从马可波罗和李白在一起,长安的人就对这个外国人特别不友好。

Disapear(消失)
李白偷偷代替百里守约去执行一件很危险的任务。后来百里守约只寻到了一把破损的剑和一个裂开的酒葫芦。

Education(教育)
以前李白总爱教李元芳一些不可描述的知识,后来被李元芳亲身实践的李白总算明白了,什么叫no zuo no die。

【亮白】生日礼物什么的真麻烦

作为一只萌新,这是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呢。请各位前辈多多关照啦。
@雪止缘 我发文了,感动不感动?
——正文——
       “今天是李白生日啊……”诸葛亮有些郁闷。因为他不知道要送给李白什么。再加上今天是小年,他实在不知道要送给李白什么才能表达他的心意。
        诸葛·不知道要送什么·亮:呵呵。
        苦于实在不知道要送给李白什么的诸葛亮只好去找情圣周瑜去帮忙。说实话周瑜很讨厌他,谁让诸葛亮的存在让他有了万年第二的称号来着。但是诸葛亮手里有他的把柄,所以诸葛亮有把握周瑜会答应帮他的。
        到了周瑜家,诸葛亮说明来意之后首先被周瑜狠狠嘲笑了一顿。
        被周瑜嘲笑过后的诸葛亮气定神闲地对周瑜说:“你要是不帮我的话我就告诉小乔关于你的那件事,我想你应该不想让她知道。”
         周·干了亏心事·不想让小乔知道·瑜很没骨气的怂了。
         “好了,我帮还不行”周瑜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分割线——
        认真和周瑜讨论之后的诸葛亮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周·只要遇到诸葛亮脑子就卡壳·瑜一脸冷漠地表示:呵呵,怪我咯。
        走在大街上的诸葛亮脑子飞速地转着,但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突然他注意到了一家宠物店。
        他记得李白想要只仓鼠来着,要不送只仓鼠给他?诸葛亮觉得他这个想法很不现实——谁过生日(外加小年)送只仓鼠啊。诸葛亮面无表情地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结果不还是买了吗。
       诸葛亮提着装仓鼠的笼子在回家的路上认真思索自己的智商是不是应该充值了。诸葛亮瞥了一眼在笼子里乖乖待着的仓鼠,他为了表示今天是小年还在脖子上系了条红丝带。
       诸葛亮头一次怀疑自己的脑子有问题。
      (作者面无表情地否认:不,诸葛亮你只是情商低)
       诸葛·情商低·亮:心塞塞。
       回到家的诸葛亮一开门就看到正坐在沙发上清点生日礼物的李白。看着桌子上各种精美的包装,诸葛亮表示很嫌弃他自己挑的仓鼠。
       本来还很慵懒的李白看到自家孔明回来之后整个人都精神了。
       李白靠在沙发靠背上,一脸期待地说:“我的生日礼物呢?”
       诸葛亮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要把这只仓鼠送出去吗。
       管他呢,大不了他不喜欢还可以再送其他的。
       于是诸葛亮笑笑把李仓鼠拿出来说:“给,这是亮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李白居然看起来很高兴。诸葛亮很意外。
      “你……喜欢吗?”诸葛亮有些迟疑地问到。“喜欢啊!”李白现在很高兴。因为……“记得我经常要求你给我买只仓鼠但你都没同意呢,说是最近有流感……”还没说完的李白就被打断了。“我忘了还有流感这回事,我这就把它扔了。”诸葛亮猛然想起这回事。
        李白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嘴贱。
        准备把仓鼠扔了的诸葛亮在李白的死缠烂打下还是把仓鼠留下了。嗯,作为诸葛亮送给李白的生日礼物。
        代价是后来仓鼠去医院消了好几次毒。以及李白的腰疼了好几天。
        说实话挺心疼仓鼠的,毕竟消毒消得毛都快秃了。
        当然,这是后来的事了。
       反正生日礼物的事情解决了不是吗?(笑)